蔚来汽车交付量大涨58%“表面兄弟”江淮仍是悲情代工者

  自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行业收到国家大力扶持,新能源“造车新势力”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上个月,蔚来汽车(NIO)赴美上市,加速了国内新能源造车的资本推动,也让这家造车企业受到行业的更多审视。

  10月15日晚间,蔚来汽车宣布:截至2018年9月30日,该公司已累计交付3368辆ES8电动汽车。其中,今年第三季度交付量为3268辆。此外,蔚来汽车9月份单月交付量为1766辆,较前一个月增长约58%。

  “第三财季我们交付了3268辆ES8,较公司之前预期的2900辆至3000辆高出约9%,我们对此感到很高兴。”蔚来汽车首席财务官谢东萤表示,并预计2018年下半年实现累计交付1万辆ES8的目标保持不变。

  受交付增长消息影响,蔚来汽车(NYSE:NIO)盘中涨超8%,股价达到8.06美元。对于蔚来汽车来说,量产交付的缓解终算是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的结果。

  去年12月16日,蔚来ES8正式上市,获得万辆订单。自今年年初,蔚来旗下首款量产车ES8就深陷量产交付困难的传闻之中,从最初交付延期,从3月拖到4月下旬,直到5月31日仅向内部员工交付了10辆新车,都不由得引起了外界对于蔚来汽车量产能力的质疑。

  首批量产车型的交付,是对于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,因为这不仅是企业生产制造能力的检验,同样也是对于企业诚信的考量。倘若首批交付与预期想去甚远,很容易让造车企业资金信誉双双破产,遭遇早夭的命运。

  所以,蔚来汽车才如此急于将三季度交付量公诸于众,以打消行业内对于其交付能力的质疑,有助于恢复行业与投资人信心,推动其股价上扬。

  目前,蔚来汽车并未有明确申请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意向,将采用代工生产的模式,主要与江淮汽车达成代工合作协议。但在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的眼中,一方面担心受江淮作为老牌车厂的口碑所累;另一方面又觉得“代工”又不够体面,不利于蔚来汽车树立高端品牌形象。

  蔚来一直对于在车尾贴制造商标识还是心存芥蒂。以至于在蔚来汽车体验中心的展车上,向来不见“江淮蔚来”的汉字标识,在发布会上李斌更是对“江淮”只字未提。此外,蔚来也并不愿提及“与江淮共线生产”、“江淮代工”,统一采用“与江淮进行深度合作”这个统一口径。

  因此,作为蔚来汽车代工厂的江淮,看着蔚来想要独吞成果,自然心有不满,坊间也不断传出两家“分手”的谣言。但无奈两家如今已经如同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倘若无法完成蔚来的交付,作为代工厂的江淮必将在口碑中受损。

  虽然蔚来不断辟谣称分手传言不实,但上海嘉定区两会期间,人大代表荣文伟透露,蔚来汽车的整车基地将搬到嘉定,目前已选址在外冈镇,规划土地800亩左右。蔚来汽车相关人士表示:“外冈将成为蔚来继合肥基地后的第二个工厂。”还是做实了蔚来想要自己独立的心,虽不会短期出现与江淮分家的鲁莽举动,但恐怕已经进入蔚来的倒计时中。

  限制蔚来与江淮“独立”的,一方面原因仍然是前者在短期内没有自己独立的汽车产线,必须依赖后者的资质。而另一方面则取决于蔚来“先品牌、后生产”的策略。

  今年5月,李斌首次对于蔚来汽车申请资质的节奏进行了解释,他表示““资质肯定是要申请的,但现在主要是抢占时间窗口,尽快向市场推出产品。”毕竟对于50多家造车“新势力”企业来说,率先以品牌占领市场是重中之重。造车是长期项目,如果先搞定研发生产,再打造市场品牌,很可能市场格局已定,到时候争夺市场每一场都是硬仗。

  另外,李斌也对于收购资质表示不赞同,认为“收购资质解决不了生产问题,因为还得建工厂。既然建工厂了,就自己去申请,何必再多花五六亿?此外,收购资质后车屁股上还得写某某蔚来。”看得出,李斌对于舍弃江淮其实早有规划,只是如果没有产品上市,蔚来就无法摘下“PPT造车”的帽子,就无法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与持续投入。

  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,造车新势力一众企业产品逐渐亮相并走下生产线,首批的交付将成为各家能否继续走得长远的“生死考验”。2018年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3个月,不只是蔚来,还有其他造车新势力品牌也将迎来交付的关键节点,这个冬天过去之后,还有多少企业能购依旧光鲜,想必很快就会有答案了。